当前位置: 未解之谜网 > 自然科学 > 人类有可能扮演上帝吗?乔治.丘奇的基因科学之梦(下)

人类有可能扮演上帝吗?乔治.丘奇的基因科学之梦(下)

2023年11月11日7:12 未解之谜网

    人类改良

    二○一三年,“去灭绝”观念在集结分子生物学者、环保主义者与记者的 TED x 去灭绝研讨会上广受接纳,与会者讨论了让长毛象、袋狼(Tasmanian tiger)等物种起死回生的可能性。布兰特在会上发表了一场引人深思的演说,论及生物多样性的丧失,以及利用丘奇的科技再次赋予灭绝动物生命的机会。他藉着研讨会与 TED 平台推出“基因重现及复原计划”(Revive and Restore),旨在调查生物灭绝的原因、保存生物学与遗传上的多样性,并且应用生物科技修复我们的生态系统。

    布兰特的 TED 演讲大受好评,同时却也令许多人又惊又怒,一些科学家、环保主义者听到布兰特想让灭绝已久的生物死而复生,不禁感到十分惊恐。这可不仅是复制现存的动物那么简单——也不是在复制曾经生存在地球上的动物——而是模煳了现存与灭绝动物之间原本分明的壁垒。况且,丘奇也表明自己不仅对长毛象与鸽子感兴趣,还想拿尼安德塔人(Neanderthal)的 DNA 来做实验——他不仅想复活其他动物,甚至想改良人类。

    尼安德塔人。图/wikimedia

    你也许和过去的科学家一样,认为尼安德塔人是原始的次人类物种,基本上就是粗犷、野蛮版的人类。不过从近期的研究看来,尼安德塔人其实十分聪明,他们不仅建造了有组织的文明,以物种而言也十分成功,存活了二十五万年。(作为对比,研究者认为最古老的智人〔Homo sapiens〕生存于三十万年前的地球。)尼安德塔人的身体能有效保温,因此能在严酷的环境生存,而且他们非常强壮——这部分倒是符合人们对他们的刻板印象——却也拥有良好的精细肌动技能(fine motor skills),能够做到精细的动作。若制作智人与尼安德塔人(Homo neanderthalensis)的杂交种,或许就能创造较健壮的人类物种,这种新尼安德塔人可能可以面对现代的气候变迁难题与极端天气事件,也比较有可能在迁徙至全新环境时存活下来。

    目前已经有人定序欧洲与亚洲出土的几组尼安德塔人化石基因体,接下来科学家便能小片段分析与合成此基因体,在人类干细胞中拼组出正确的尼安德塔人 DNA 序列,如此一来,理论上就能做出尼安德塔人复制体了。我们来听听丘奇的说明吧:

    你会先从成年人类的干细胞基因体着手,逐步反向操作回推至尼安德塔人基因体,或者是合理程度上相近的基因体。这些干细胞可以生产组织与细胞。假如未来社会接受复制动物的观念,也重视真正的人类多样性,那甚至能将完整的尼安德塔人复制出来。

    出生于现代的尼安德塔人当然会面临许多挑战,举例而言,典型的西方人饮食多为乳制品、精致谷物制品与加工食品,即使是铁胃的尼安德塔人可能也无法消化塔可钟(Taco Bell)的起司玉米片多力多滋疯狂塔可饼——你如果没吃过,可以把它想象为多力多滋做成的塔可饼,里头包着调味过的廉价绞肉与抗结剂做成的切达起司混合物。尼安德塔人再怎么健壮,两份塔可饼下肚后,他们——还有他们的史前消化系统——想必也会举旗投降。

    塔可钟的起司玉米片多力多滋疯狂塔可饼。图/Taco Bell

    你或许认为复活尼安德塔人这种想法糟糕至极,那如果我们单纯借用几段尼安德塔人基因,稍微修改人类自己的身体呢?你想想看,尼安德塔人可是没有乳糜泻(celiac disease)这种疾病,不会像现代一些人一样对麸质过敏而导致身体疼痛。他们的免疫反应与我们不同,研究者也许能藉助尼安德塔人免疫系统,找出根治类风湿关节炎(rheumatoid arthritis)、多发性硬化症(multiple sclerosis)与克隆氏症(Crohn’s disease)等自体免疫疾病的方法。此外,尼安德塔人的骨骼非常坚硬,我们也许能借用骨骼密度相关的基因,用以治疗数亿女性在逐渐老化时不得不面对的骨质疏松问题。

    ***

    你也许会觉得混合尼安德塔人与智人基因并让代理孕母生下这样的融合生物,听起来完全就是恐怖片或反乌托邦科幻小说的剧情——没错,许多虚构作品的确探讨了类似的议题,而在大部分故事中,人类试图改变上帝伟大的计划时,往往会招致灾难。这类作品包括:H.G.威尔斯(H. G. Wells)的《拦截人魔岛》(The Island of Dr. Moreau,一八九六)、阿道斯.赫胥黎(Aldous Huxley)的《美丽新世界》(Brave New World,一九三一)、法兰克.赫伯特(Frank Herbert)的《沙丘》(Dune,一九六五)、娥苏拉.勒瑰恩(Ursula Le Guin)的《黑暗的左手》(The Left Hand of Darkness,一九六九)、南希.克雷斯(Nancy Kress)的《西班牙乞丐》(Beggars in Spain,一九九一),以及理查.摩根(Richard Morgan)的《碳变》(Altered Carbon,二○○二)。这同时也是《星舰迷航记》(Star Trek)与漫威(Marvel)X战警(X-Men)系列频频讨论的议题,后者的反派角色万磁王(Magneto)甚至打算“让智人臣服于变种人!”。

    综观历史,无论是科学或社会都不乐见任何人扮演上帝,甚至是谈论扮演上帝相关的议题。玛丽.雪莱仅仅是撰写了关于怪物的故事——并不是创造出真正的怪物——就因为故事太具颠覆性而不敢以本名出版作品,以免政府剥夺她扶养孩子的权利。

    桃莉羊被复制出来时引起许多恐慌。图/giphy

    桃莉羊成功复制出来时,全球各地无数人召开了紧急会议与记者会,几乎无人注意到桃莉羊计划明文道出的宗旨:增进我们对生物发育过程中细胞变化的瞭解。人们迅速做出了极端负面的反应,密苏里大学圣路易斯分校(University of Missouri in St. Louis)医学伦理学者隆纳.孟松(Ronald Munson)博士对《纽约时报》表示:“精灵已经从神灯里放出来了。”他接着质问道:下一步会是什么,难道要用十字架上的一滴血把耶稣基督也复制出来?波士顿大学(Boston University)公共卫生学院公卫法律系主任乔治.安纳斯(George Annas)教授也对生物学与遗传学界表示谴责。“正确的反应该是惊恐才对。”他说道,并声称按逻辑推演,下一步想必就是复制人类了。“父母并没有权利收集孩子的细胞,做出那个孩子的复制品。大众对于复制人的反对声浪是对的。”苏格兰教会甚至正式颁布教令,要求联合国通过具约束力的禁令,禁止复制生物行为。该教会引用《旧约》的《耶利米书》(Jeremiah)1:4-5,表明人类不可取代上帝:“耶和华……〔说〕:『我未将你造在腹中,我已晓得你;你未出母胎,我已分别你为圣。』”美国总统比尔.克林顿特地举办一场活动并安排电视转播,在活动上宣布禁止联邦政府提供经费给任何复制人类相关的研究计划。

    CNN与《时代》(Time)杂志在一九九七年三月一日发表的调查结果显示,多数美国人突然对核转置技术——生物复制技术之一——产生了明确的意见。现在说来你也许会觉得难以置信,不过在桃莉羊诞生前,那些人大多从未花心思想过复制生物议题,也从没思考过核转置技术相关的问题。那份调查中,三分之一填答者表示他们为桃莉羊的存在深感不安,甚至愿意参加反对生物复制的公众示威与抗议。在桃莉羊问世将近二十五年后的今日,我们获得了重要的知识、新生物科技,以及对生命运作模式更广泛的理解。地球可还没被恶魔复制羊攻占呢。多亏了桃莉羊,科学家开始复制成人的干细胞,进而创造出人工“诱导性多功能干细胞”(induced pluripotent stem cell,iPSC),并将之用于医学研究。有了 iPSC 之后,利用胚胎做研究的需求减少了,多少消弭了胚胎研究多年来引起的伦理疑虑。研究者能用 iPSC 研究老化过程——并且首次将成年细胞再程序化,表现出年轻细胞的特性。这类研究开启了新一道大门:人类也许能使用各种干细胞疗法治疗疾病,毕竟解药若出自病人自身的遗传密码,那就不可能受免疫系统排斥了。今天已经有许多再生医学疗法可用以治疗血液相关疾病,其中包括白血病、淋巴癌(lymphoma)与多发性骨髓瘤(multiple myeloma),以及心衰竭等其他退行性疾病。

    研究者能用 iPSC 研究老化过程——并且首次将成年细胞再程序化,表现出年轻细胞的特性。图/giphy

    要改变人们的信念与观感往往要花费大量时间,而这也无可厚非——我们毕竟受数百年的著作与根深柢固的社会价值观影响。科学家经常在无预警的情况下发表惊天动地的新发现,当我们面对这些挑战现存思想的新闻时,自然会感到震惊、疑惑,甚至是焦虑,而有时连科学界内部人士也会感到不安。当丘奇的生物去灭绝想法广泛传开后,《科学人》(Scientific American)的编审委员会在二○一三年写了一篇带讽刺意味的谴责文章,主要论点是丘奇花在这份实验性技术上的金钱,应该用在传统保育行动上才对。丘奇自己也在《科学人》发表一篇文章反驳他们,在文中镇定地说明让灭绝生物复活的目的,并表示自己的计划不是为了制作“绝种生物的完美活体复制品,也不是为了成为实验室或动物园里一次性的展演”。他解释道,他的研究重点是探讨我们能对现存生态系统做出的调整,以确保在人为环境变迁过后,人类仍能存活下去。

    截至二○二○年十二月,丘奇与他的哈佛研究团队已逐步逼近他们复制长毛象的“巨大”目标了。亚洲象的基因体和长毛象约有百分之九十九.九六相似,然而剩下那百分之○.○四加总起来却等同DNA序列当中的一百四十万处差异。这些差异大多无关紧要,不过在我们写这本书的目前为止,丘奇团队已辨识出一千六百四十二段重要的不相似基因,仍须持续做研究才有可能复制出长毛象。团队还在努力逐一设计、测试与微调他们在实验室里培养的细胞,希望能制作出正确的基因序列,让类似长毛象的亚洲象得以存活下来。他们希望能用长毛象与亚洲象相似的基因作为基底,只不过这头大象会拥有长毛象浓密的毛发、适应严寒气候的血红素、积存多层脂肪的能力,以及其他优点,例如可让钠离子通透的细胞膜,这对长毛象适应冬季严苛环境大有帮助。在调整出正确的特性组合之后,研究团队便能将这些改良版皮肤细胞注入干细胞,做出活生生的(有点长毛的)长毛象。丘奇与德州企业家班恩.拉姆(Ben Lamm)在二○二一年九月成立了巨大公司(Colossal),专门支援他们的长毛象研究计划。

    假使成功制造出长毛象,这些二十一世纪版的长毛象将会居住在新的家园里——一个灵感起源于小说家麦克.克莱顿(Michael Crichton)作品的新家,只不过这地方不会取名为侏儸纪公园,而会以更新世为名。更新世公园(Pleistocene Park,没错,真的是这个名字)是位于西伯利亚的实验区,许多原生物种在多年工业化冲击过后,终于得以重返这个自然保护区,在此再野化(rewild)的物种包括雅库特马、加拿大马鹿、美洲野牛、牦牛等动物。若将修改版长毛象野放于此,就能看出大动物踩踏雪地与永冻土是否能改善气候问题了。

    (必须)

    (必须,保密)

    阿狸1 阿狸2 阿狸3 阿狸4 阿狸5 阿狸6 阿狸7 阿狸8 阿狸9 阿狸10 阿狸11 阿狸12 阿狸13 阿狸14 阿狸15 阿狸16 阿狸17 阿狸18

    真诚欢迎各科普媒体、机构、专家和网友与我们联系合作! QQ 404-455-307

    版权所有,保留一切权利! ©2011-2021 Designed by 未解之谜网 豫ICP备2021015254号-5

    sitemap